本站点使用cookies,继续浏览表示您同意我们使用cookies。Cookies和隐私政策>

大象如何转身:谈谈运营商数字化转型的十大路线

2017-10-26 文/Martin Creaner 电信管理论坛前主席

早在20世纪90年代,麻省理工学院的Nicholas Negroponte(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就说过,“任何可以数字化的事物都将实现数字化。”预言终于要成真了。数字化服务已经远远超越了书本上的描述,融入垂直行业的各个领域。但是对电信运营商而言,要抓住数字经济带来的机会,数字化转型势在必行。

转型三大前提条件

数字化转型必须能为电信运营商带来诸多益处,帮助其解决当今行业面临的主要挑战。

首先,运营商要想与OTT竞争,在数字化转型中必须尽力改善B2B和B2C客户的体验。第二,转型需大幅度提高运营商的效率和敏捷度。第三,转型必须使运营商的传统业务和数字化新业务的收益都最大化。世界经济论坛和华为研究表明,如果运营商能够达到这三项条件,未来十年数字化转型就可能产生1.5万亿美元的利润。

数字化转型涵盖电信业务的方方面面,而不仅仅是简单的技术挑战。能否认识到这一点,是实现数字化转型需克服的最大障碍。

如图一所示,纵轴代表运营商的数字化转型范围,从核心技术到业务运营。横轴表示,转型既需要改变内部的运营方式,也需要改变外部的市场参与。

基于以上分析结果,我总结出运营商真正实现数字化转型的十大路线。

十大转型路线

路线1:从离散的网络元件到自动化虚拟自主通信和云基础设施。运营商的基础设施从离散的网络元件演变为高度自动化的通信和云基础设施,管理成本极低。下一代SDN/NFV网络正在帮助很多运营商实现这一路线,但也面临着成本高昂、部署复杂和干扰大的问题。

路线2:从针对特定产品的被动式安全防护到统一调控的安全防护。第三方经常通过运营商的管道提供数字服务,这些服务往往对安全有更高的要求,所以需要对所有业务进行彻底的安全转型,涵盖所有的技术堆栈、服务创建流程、合作伙伴、物理环境以及提供和使用特定服务的所有利益相关人。

路线3:从有限的数据挖掘到统一调控、以数据为中心的企业。运营商必须开发出单一协调的方法,统一管理来自于基础设施、社会渠道、业务和第三方的大数据收集、分析、分发、安全和货币化。所有实体在数字经济中的成功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们如何使用数据,无论是内部业务优化还是外部货币化。

路线4:从封闭的管理架构到开放的服务平台。平台经济正在推动全球数字经济发展,但运营商在其中的作用尚不明确。毋庸置疑的是,运营商必须改造其封闭的环 境,不能再只关注自身服务的设计和提供,而是要开放平台,在广阔的生态系统下开发自有和第三方服务。

路线5:从有限的自有服务到管理多元的自有和第三方服务。随着数字经济的发展,运营商必须扩大目前的服务组合范围,还必须了解自己的实力最适合哪些服务领域,并确定如何管理这些不同的服务组合。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明确自身的竞争优势和OTT的相对市场优势。

路线6:从有限的供应商关系到开放的伙伴关系。运营商要扩展服务组合,只能改变策略,融入更广阔的生态系统,与更多玩家合作,并开发以互联网思维运行的生态系统管理流程。

路线7:从有限的运营商商业模式到多重价值创造。扩展服务组合将依赖更丰富的价值创造和获取模式。运营商在转型过程中,应确保采用新商业模式后,能使特定业务获得成功,这可能需要对财务流程、商业案例流程和成本结构进行根本性改造。

路线8:从单一烟囱式管理到灵活的组织文化和运营。丰富的数字服务组合需通过多种渠道和商业模式实现货币化,并通过广泛的合作伙伴生态进行交付,这就要求进行相应的组织和文化转型,这可能是转型过程中最难规划、过程最痛苦的路线。但是,能适应不同业务领域的企业文化、技能和运营风格是成为数字电信运营商的必备条件。

路线9:从专注自身市场渠道,到拓展不同的垂直市场渠道。实现跨越多个垂直市场的服务组合后,数字电信运营商将需要开辟新的市场渠道,最大限度地提升收益。这些渠道基于特定的垂直行业、地点或零售场景,缺乏服务开发能力。他们需要新的运营流程、激励员工的新方法,对标业务标准以达到垂直市场预期。

路线10:从客户关系的一维管理到360度全渠道管理。很多运营商正在着手进行这一转型,这需要改变系统、流程和文化。这些变化可以让所有关键利益相关人根据正确的数据做出明智的决策。全渠道CEM(客户体验管理)环境将使数字电信运营商能够从所有渠道实时获取、存储和处理客户数据。

五大数字化目标

不是所有运营商的数字化转型都会到达同一个目标。虽然大多数人认为,成功的数字化转型意味着演变成为“八面玲珑”的数字服务提供商,但到2025年,大多数运营商转型后将类似于哑管道,在数字化转型的天平上,更接近以基础设施为中心,而不是以服务为中心。

哑管道:这类运营商拥有纯粹的基础设施业务,不再只是面向2C客户。它以B2B2C批发销售模式提供高效的连接。

商品运营商:这类运营商专注于网络、营销、销售等核心竞争力。他们可以利用有限的B2C客户关系,在相对封闭的市场环境中成为B2B和B2C合作伙伴。

智慧数字管道:这类运营商与网络和OTT玩家建立起强大的合作伙伴关系,主要通过监管保护核心业务来提高B2B2C和基础设施的服务质量。

融合数字业务提供商(IDSP):这类运营商为最终用户提供连接服务、B2B2C合作伙伴支持,以及全套的数字产品和服务。

服务使能者/零售商:这是运营商数字化转型的最终目标,不再提供网络基础设施,而是作为虚拟运营商(VNO)提供服务零售,并使能其他B2B2C合作方进入市场。

运营商数字化转型最终目标取决于很多因素,包括监管环境、投资者和高管的野心,以及企业的技能。不过现在越来越多人都认为,只有极少数企业能够成功转型为具有竞争力的IDSP。

华为研究表明,全球只有不到15%的运营商具备成为IDSP的合适条件,其他运营商应将目标放在成为精密的哑管道或智慧管道,在使能或零售业务中,会单点提供一些数字业务。 

成为IDSP非常困难,只有很少的运营商有足够的财力和执行力完成这一路线。成为智慧管道则没那么复杂,但仍需要在十大路线中进行大量投资。

发展服务使能或零售商业务也需要投资十大路线中的大部分,但比起改造现有业务,创建独立的新服务业务更容易实现。逐渐转型为哑管道或商品运营商是电信运营商数字化转型中阻力最小的选择,需要的改变和投资也最小。因此这是很多运营商转型最有可能达到的目标。

近年来,我们一直将转型视为以技术为核心的整体转型,目标是成为新一代数字服务提供商,因此遇到了很多困难,但现实情况更加复杂多样。

具体的转型路线将会有很大不同,取决于运营商希望成为哑管道还是IDSP,但每个路线都需要根据最终的目标进行单独的规划和优先安排各种资源。

扫描体验移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