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点使用cookies,继续浏览表示您同意我们使用cookies。Cookies和隐私政策>

结果经济牵引平台经济的形成与发展

2017-07-26 文/黄冉童

随着工业物联网(Industrial Internet of Things,IIoT)、云、大数据的应用普及,工业界在利用新技术提升效率方面已驾轻就熟,近年来逐步推出新产品、新服务。部分先进的工业企业更是利用人工智能和工业生态,提前进入“按结果交易”的“结果经济”新时代。

传统单企业、独立平台的运作模式很难以一己之力交付“结果”,因此,结果经济必将牵引工业界向“平台经济”演进。我们大胆预测,未来社会的许多行业将由少数平台支撑,尤其是需要专家成分重的行业。例如:医疗行业中仅有的几个“有名机器医生”,负责几乎所有的基因测序、CT/MRI分析,乃至肿瘤的判断;大型农场雇佣的“专家”,来自少数几个数字化系统,这些系统熟知从种子到气候、到农业机械作业对收成的影响;教育行业、制造业的各细分行业等,也很有可能出现类似情况。

从消费的角度看,人们未来将越来越依赖各行业的领先平台,就像今天在电子商务方面对京东、天猫、亚马逊少数几个平台的依赖一样。从SME/创新性企业的角度来看,单打独斗闯出一条血路越来越难。如同在苹果的App Store上开发特色应用一样,未来SME依赖大平台(如飞利浦/GE的医疗平台、孟山都的农业服务平台等),进行开发、创新或将成为新常态。

经济在技术推动下的创新:交付结果与价值

目前,多数工业企业对ICT等新技术的应用,处于“效率提升”阶段。企业追求效率提升是永无止境的,这个进程将会一直进行下去。少数工业企业开始利用数据提供的基于软件的服务,甚至按照使用付费。结果经济最核心的一点,是解决方案供应商敢于承诺给客户带来“结果”。在以往,供应商往往不够自信,尤其是推广新服务的时候不愿意冒风险,或者是不愿意承担重资产的压力。

曾经,电信行业的合同能源管理是对“结果”负责的。设备提供商利用新能源解决方案,配合碳基金等,多方合作,节约能源、减少排放,最终产生的效果由设备商和运营商分享。合同能源管理常常应用在一些老旧电信能源项目中,在新业务拓展方面,这样的尝试并不常见。

而现在,IIoT、云、大数据的技术发展,使得率先实现数字化转型的工业企业有冲动用“交付结果”来证明“我能”。图1是世界经济论坛IIoT工作小组的研讨小组提出的未来发展的四种模式,结果经济处于第三阶段。

图1  经济发展四种模式 – 世界经济论坛IIoT工作组研讨结论

经典案例:GE发动机、Taleris的飞机保障服务

GE是工业企业中结果经济实践的先锋。GE旗下有飞机发动机公司,也有GE Capital,做商业贷款和中间融资平台等服务,管理着万亿级别的资产。传统的销售方式下,GE售卖发动机本身,而新的模式是由GE Capital的航空部门拥有飞机发动机/飞机整机资产,向大中小型航空客户售卖“可用时间”,售卖方式有“按发动机启动时间”或“按飞机飞行时间”等,灵活计算。

在这个模式中,GE Capital拥有资产,而客户变成轻资产。由于GE自身具备维护发动机的专业技能,掌握飞行数据并能加以挖掘,维护和运营起来比航空公司效率更高。在这个过程中,GE和客户都从新技术的成本节约中获利。按照世界经济论坛的测算,由于维护对象变更和新技术带来的成本节约,通常设备供应商会让利约20%给客户。我们有理由相信,GE客户的支出会有一定比例的下降。

更进一步,GE和埃森哲合资的一家软件公司Taleris,为航空公司提供故障担保,对引起航班延误和取消的所有设备故障负责。航空公司和Taleris签署合同,为年度服务(含故障时间KPI)打包付费。Taleris承担维保成本,通过提升运营能力,降低飞机的服务中断时间、优化备件等,降低总体维护成本,以此获利。未来,它的服务还将扩展到非机器故障范畴,包括周转车、餐饮配送等。

Taleris的服务是对“结果”负责的典型。它之所以能对结果负责,在于它的平台可以对接生态合作伙伴的系统(机械、电子、结构件),能全面掌握与飞机故障相关的所有数据,从而有信心做“故障担保”的对赌。

核心能力及重要支持

核心能力—跨多个子行业的IIoT平台。“结果经济”有一系列的使能因素,触发这一革命性变化的是智能技术平台。换言之,快速下降的计算和存储成本给行业提供了挖掘数据、形成智能的机会。这一说法回答了“为什么是现在”这一疑问,在缺乏低成本的大数据时代,这个不具备经济效益的机会不可能成为主流。

核心能力—专业技能。奥迪公司一位研发负责人曾经说过,当前发动机研发人员中,80%的人专注于软件,硬件研发只占20%。其中工业专业技能是最重要的方面,不了解发动机的IT公司即使手里的软件再先进,也不了解该怎么发力。

重要支持—保险与金融。保险与金融创新为新业务模式保驾护航。工业产品,包括飞机、汽车等,在传统商业模式下都有金融与保险行业的介入,起到促进销售、分担风险的作用。在新的模式下,同样需要金融与保险业的支持。

平台经济演进:从专业到平台

消费互联网的发展,早已让我们认识到平台的威力。从最早的雅虎,到Google、Facebook、腾讯、亚马逊等,都是典型的平台型公司,他们的发展也有目共睹。面向未来,当消费互联网向工业互联网深度演进,我们认为大致有两种发展路径。一是互联网平台向工业进化;二是工业企业数字化后形成工业解决方案的平台。同时,由于生态泛化趋势明显,这两股力量以及支撑他们的技术公司、运营商,会形成动态、多利益相关方并存的模式。

消费互联网平台发展路径

如果我们把美国GAFA的市值做一个统计,会发现过去5年,大概是大盘(Market Perform)的2倍,利润增长迅猛。再看中国的几家消费互联网公司利润增长也相当惊人。因此,这个趋势从消费互联网渗透到工业界,也是很自然的事。

消费互联网玩家拥有的大数据、云服务、LBS、安全、支付等能力,实际上已经能够支持工业企业非生产环节的许多流程。企业的服务环节是他们的切入点,而体验是制胜点。在某个高峰论坛上,有一位制造业企业主分享了开发软件的过程,从PC端到手机网页,到手机APP,最后选择了互联网公司提供的API,解决了问题,核心因素是体验好。SME大量采用这种模式的可能性是存在的,对于政府、大企业来说,在服务侧采用此方案也是完全有可能的,生产环节则可能性较低。

行业互联网平台发展路径

工业界此前并没有知名的大平台,近年来,逐渐涌现出了一些,下面是几个典型例子。

GE Predix:Predix是GE数字化转型的重要平台,基于云/大数据/人工智能。Predix为CEO工程,初始耗资10亿,其目标是在2020年发展超过50万APP,同时帮助GE跻身全球10大软件厂商之列。

UPS Coyote:Coyote是UPS旗下的一家平台公司。它和4万家物流承运商合作,为不同行业定制不同的运输方案,Coyote对结果负责任,公司口号是No Excuse。通过大数据平台运作,它实现无缝衔接,及时送达,客户通过一通电话就可解决问题。

Philips Health-Suite:飞利浦的Health-Suite数字服务基于云生态,为医疗保健、持续健康服务和个性化护理应用,提供定制工具和资源。通过这个平台,应用开发商可以实现数据分析、专业医疗数据共享、服务编排,以及存储、联接等管理服务。

工业企业、网络设备供应商、运营商、半导体公司纷纷加入平台发展队伍,目前阶段可以说是百家争鸣。一个平台可能在A国,X行业选用一批设备供应商、运营商、IoT和云服务商;在B国,Y行业则有其它合作伙伴。目前并没有固定的模式或者固定的联盟,任何拥有客户资源,拥有核心技术或者服务能力的企业都可以、也正在加入平台建设中。

小结

目前虽然处于混沌状态,但是企业利用工业互联网的机会实现结果经济的机会已经展现。有实力的玩家需要在构建自身竞争优势的情况下,例如运营商可以利用已经联接的企业客户资源和专线等物理资源,尽快将现有的ICT业务延展至工业互联,建立面向垂直专业化、智能化的新商业模式。

另一方面,身处各行业的领先企业的客户,则可以将自身的专业知识尽快转化成商业智能(数据)。

无论哪个领域的利益相关者,都应在开放的模式下构建有优势的工业领域平台或者子平台,专注客户体验,尽快树立样板点,形成领先优势。

扫描体验移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