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定义网络-Video Defined Network
构建以视频为基础的ICT网络,实现最佳视频体验

文/丁耘,常务董事,产品与解决方案总裁,华为技术有限公司

一、视频时代对运营商网络的挑战

视频发展之快超越我们的想象。中国IPTV用户2016年翻了一番,总数达到1.1亿,其中超过3/4的省份已经商用4K IPTV业务。2016年,YouTube和Facebook先后推出VR视频直播服务, 12月王菲演唱会,超过2000万人通过互联网直播和VR直播进行了观看,标志着VR直播将成为新常态。2020年,预计全球1.7亿部IP Camera将接入到无线和有线网络,提供公共安全和民用监控服务。VoLTE普及速度加快,为用户提供更加清晰的原生音视频通信,IHS预测,到2021年VoLTE用户将达到23亿,占全球LTE用户总数的80%。

娱乐视频、通信视频、行业视频这三大类视频应用正成为越来越多运营商的基础业务。视频的业务形态、用户行为及关键技术的快速变化与发展,已经对运营商现有网络带来新挑战。例如,为保障4K及VR直播的体验,运营商网络需要提供千兆大带宽下行能力,同时网络还需要具备高弹性;以视频监控为代表的行业视频,全球大量部署高清、4K监控摄像头,要求运营商网络能提供50M以上上行大带宽。

二、构建以视频为基础的ICT网络,实现最佳视频体验

回顾网络的发展,语音定义了2G和PSTN,数据定义了3G和IP网络。区别于传统业务,视频具备低时延、高带宽、大流量和高突发的4大特征,视频成为基础业务后,网络需要进行端到端优化和改造以实现最佳视频体验承载。

面向视频,运营商首先需要考虑建设低成本大带宽网络,这包括千兆无缝家庭覆盖、任意媒介千兆接入和三层极简网络改造。此外,还需重点关注如下三个方面:

1、端到端运维:用户对视频体验劣化是高度敏感的,运营商网络要能够实现视频体验的可视、可管、可预测、可保障。因此,运营商需要构建3个“1”:一套视频体验标准体系,一套全流程、智能化的主动运维和用户体验管理平台,一支端到端网络优化的跨部门团队。通过工具和系统来实现视频体验问题的定界定位,降低运营商发展视频业务的OPEX。

2、大带宽上行接入:传统的铜线和3G/4G接入技术的上下行非对称的带宽能力,无法满足以上行为主的行业监控视频的回传需求。目前采用FTTH是解决大带宽上行接入的主要方案,但是为了满足行业的多样化部署场景需要,大带宽上行上还需增强5G Wi-Fi、Sub 6G P2PM Microwave和eLTE等无线方案。

3、弹性网络演进:尤其是在热点事件视频直播场景下,突发的海量视频访问需求导致用户的视频体验急剧下降,而传统的以周为单位的网络扩容模式是无法满足突发需求的,因此网络需要具备秒级弹性能力:

1)弹性容量:践行All Cloud战略,通过NFC(Network Function Cloudification)实现CDN、SBC、存储和计算的云化,满足视频业务突发性的网元容量和处理能力的 弹性伸缩能力;

2)弹性调度:基于SDN网络架构,南向连接IP和光,北向通过RESTful API接口向业务开放,实现IP+光+CDN的流量协同调度,根据带宽和时延的需要来灵活选择路径,调度网络的空闲资源来应对突发的视频流量;

3)弹性流控:传统的QoS无法解决视频大业务流量下的拥塞。网络要能够以用户或流为粒度,进行流量控制,从而保障已接入用户的视频体验;

未来VR、AR、全息等视频会越来越多,在线VR的超低时延要求会对网络带来更多的挑战。华为公司希望通过持续的业务和网络方案创新,帮助运营商构筑低成本、大带宽和高弹性的视频网络,和运营商一起迎接视频时代。

三、视频ICT网络,助力运营商赢得生态优势

视频业务是多元内容与多样用户的联接,始于生态,并因生态而彰。高品质的视频ICT网络连接用户是运营商的独特优势,但只有这一点是不够的,运营商需要结合O2O渠道及运营优势,扩展视频生态,对上为内容方提供商业变现的能力,对下为最终用户提供最佳体验,从而在视频生态化发展大格局中发挥独特价值,赢得视频大时代。